地址:吉林省长春市宽城区凯旋路712号  (130052) 

信息管理和维护:长春市朝中校网编辑室 0431-85800766

管理员邮箱: changsunher@163.com

长春市朝鲜族中学版权所有
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长春  吉ICP备11002694号

扫一扫访问手机

 

网站导航

手机版

>
校园文化

《绿色环保》相关知识

发布时间:
2012/01/19 16:16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绿色环保标志的含义:标志由三部分构成,即下方的太阳,左右的叶片和中心的蓓蕾,象征自然生态;颜色为绿色,象征着生命、农业、环保;图形为正圆形,意为保护。   绿色环保历年主题:  ●1974年只有一个地球  OnlyoneEarth  ●1975年人类居住  HumanSettlements  ●1976年水:生命的重要源泉  Water:VitalResourceforLife  ●1977年关注

  绿色环保标志的含义 :标志由三部分构成,即下方的太阳,左右的叶片和中心的蓓蕾,象征自然生态;颜色为绿色,象征着生命、农业、环保;图形为正圆形,意为保护。

  绿色环保历年主题:

  ● 1974年 只有一个地球

  Only one Earth

  ● 1975年 人类居住

  Human Settlements

  ● 1976年 水:生命的重要源泉

  Water: Vital Resource for Life

  ● 1977年 关注臭氧层破坏,水土流失

  Ozone Layer Environmental Concern; Lands Loss and Soil Degradation; Firewood

  ● 1978年 没有破坏的发展

  Development Without Destruction

  ● 1979年 为了儿童和未来——没有破坏的发展

  Only One Future for Our Children - Development Without Destruction

  ● 1980年 新的十年,新的挑战——没有破坏的发展

  A New Challenge for the New Decade: Development Without Destruction

  ● 1981年 保护地下水和人类的食物链,防治有毒化学品污染

  Ground Water; Toxic Chemicals in Human Food Chains and Environmental Economics

  ● 1982年 斯德哥尔摩人类环境会议十周年——提高环境意识

  Ten Years After Stockholm (Renewal of Environmental Concerns)

  ● 1983年 管理和处置有害废弃物,防治酸雨破坏和提高能源利用率

  Managing and Disposing Hazardous Waste: Acid Rain and Energy

  ● 1984年 沙漠化

  Desertification

  ● 1985年 青年、人口、环境

  Youth: Population and the Environment

  ● 1986年 环境与和平

  A Tree for Peace

  ● 1987年 环境与居住

  Environment and Shelter: More Than A Roof

  ● 1988年 保护环境、持续发展、公众参与

  When People Put the Environment First, Development Will Last

  ● 1989年 警惕全球变暖

  Global Warming; Global Warning

  ● 1990年 儿童与环境

  Children and the Environment

  ● 1991年 气候变化—需要全球合作

  Climate Change. Need for Global Partnership

  ● 1992年 只有一个地球--一齐关心,共同分享

  Only One Earth, Care and Share

  ● 1993年 贫穷与环境——摆脱恶性循环

  Poverty and the Environment - Breaking the Vicious Circle

  ● 1994年 一个地球,一个家庭

  One Earth One Family

  ● 1995年 各国人民联合起来,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

  We the Peoples: United for the Global Environment

  ● 1996年 我们的地球、居住地、家园

  Our Earth, Our Habitat, Our Home

  ● 1997年 为了地球上的生命

  For Life on Earth

  ● 1998年 为了地球上的生命——拯救我们的海洋

  For Life on Earth - Save Our Seas

  ● 1999年 拯救地球就是拯救未来

  Our Earth - Our Future - Just Save It!

  ● 2000年 2000环境千年 - 行动起来吧!

  2000 The Environment Millennium - Time to Act

  ● 2001年 世间万物 生命之网

  Connect with the World Wide Web of life

  ● 2002年 使地球充满生机

  Give Earth a Chance

  ● 2003年 水———二十亿人生命之所系

  Water - Two Billion People are Dying for It!

  ● 2004年 海洋存亡,匹夫有责

  Wanted! Seas and Oceans——Dead or Alive

  ● 2005年 营造绿色城市,呵护地球家园

  Green Cities–Plan for the Planet!

  ● 2006年 莫使旱地变荒漠

  Deserts and Desertification–Don't Desert Drylands!

  ● 2007年 冰川消融,是个热点话题吗?

  Melting Ice ——a Hot Topic?

  ● 2008年 转变传统观念,推行低碳经济

  Kick the habit!Towards a low carbon economy。

  其它相信

  2005年,一场“环保风暴”在中国内地刮起,30个总投资达1179亿多元的在建项目被国家环保总局叫停,其中包括同属正部级单位的三峡总公司的三 个项目。理由是,这些项目未经环境影响评价,属于未批先建的违法工程。 环境恶化无路可退中国的环境问题并非始自今日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,环境污染问 题就已非常严重。如淮河流域。在上世纪90年代五类水质就占到了80%,整个淮河常年就如同一条巨大的污水沟。1995年,由环境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达到 1875亿元。 据中科院测算,目前由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造成的损失已占到GDP总值的15%,这意味着一边是9%的经济增长,一边是15%的损失率。环境问题,已不仅仅 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问题,已成为吞噬经济成果的恶魔。 目前,中国的荒漠化土地已达267.4万多平方公里;全国18个省区的471个县、近4亿人口的耕地和家园正受到不同程度的荒漠化威胁,而且荒漠化还在以 每年1万多平方公里的速度在增长。

  七大江河水系中,完全没有使用价值的水质已超过40%。全国668座城市,有400多个处于缺水状态。其中有不少是由水质污染引起的。如浙江省 宁波市,地处甬江、姚江、奉化江三江交汇口,却因水质污染,最缺水时需要靠运水车日夜不停地奔跑,将乡村河道里的水运进城里的各个企业。 中国平均1万元的工业增加值,需耗水330立方米,并产生230立方米污水;每创造1亿元GDP就要排放28.8万吨废水。还有大量的生活污水。其中 80%以上未经处理,就直接排放进河道,要不了10年,中国就会出现无水可用的局面。 全国1/3的城市人口呼吸着严重污染的空气,有1/3的国土被酸雨侵蚀。经济发达的浙江省,酸雨覆盖率已达到100%。酸雨发生的频率,上海达11%,江 苏大概为12%。华中地区以及部分南方城市,如宜宾、怀化、绍兴、遵义、宁波、温州等,酸雨频率超过了90%。 在中国,基本消除酸雨污染所允许的最大二氧化硫排放量为1200万~1400万吨。而2003年,全国二氧化硫排放量就达到2158.7万吨,比2002 年增长12%,其中工业排放量增加了14.7%。按照目前的经济发展速度。以及污染控制方式和力度,到2020年,全国仅火电厂排放的二氧化硫就将达 2100万吨以上,全部排放量将超过大气环境容量1倍以上,这对生态环境和民众健康将是一场严重灾难。

  1月27日,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有人预言,如果再不加以整治,人类历史上突发性环境危机对经济、社会体系的最大摧毁,很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出现在中国。 治理污染陷于两难有一种说法,要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控制好环境,在环保方面的投入须达到GDP的1.5%以上。但这是在环境保护本 来就非常良好的情况下,在中国,根据上海的经验,要真正有效地控制环境,环保投入须占到GDP的3%以上。而在过去20年里,中国每年在环保方面的投入, 在90年代上半期是0.5%,最近几年也只有1%多一点。环保是一种“奢侈性消费”,投入大,对GDP贡献小,因此,一些本应用于环保方面的专项资金,也 被挪作他用。 目前中国在环境问题上进退两难:再不治理,未来无法保障;真要治理,则需大规模投入,眼前的经济又难以承受。 有人算过,云南滇池周边的企业在过去20年间,总共只创造了几十亿元产值,但要初步恢复滇池水质,至少得花几百亿元,这是全云南省一年的财政收入。淮河流 域的小造纸厂,20年累计产值不过500亿元。但要治理其带来的污染,即使是干流达到起码的灌溉用水标准也需要投入3000亿元。要恢复到20世纪70年 代的三类水质,不仅花费是个可怕的数字,时间也至少需要100年。

  违法成本低执法成本高就微观角度说,在过去20年里,国内制造业在无法依靠技术进步降低能耗、降低成本的情况下,只能朝两个方面挖潜:一是工 资,二是环保。最简单的事,例如水泥生产,要达到起码的环保要求,每吨水泥需增加8元成本,占水泥出厂价的5%。纺织业每年排放的废水超过10亿立方米, 如要处理,则每吨需花费1.2~1.8元。提高生产成本5%。而绝大多数企业根本就没有这么高的利润率。因此只能在环保问题上打游击:或是不建任何废水处 理设施:或是建立以后就当摆设,白天把污水放到处理池里,晚上没人时就排放到河里,这样就可以节省一大笔成本。在市场的无序化竞争中,这5%的成本。往往 就决定了企业的盈与亏、生与死。 而中国在环保执法上的两高一低——守法成本高、执法成本高、违法成本低,也助长了这种倾向。通常的情况是,环保部门为取证一件违法偷排事件,需耗费50万 元,而最终落到违法企业头上的罚款,则只有区区5万元,包括正在劲刮的所谓“环保风暴”。 一些投资数十亿元的特大电站项目,违反环境评价擅自开工建设,最后的罚款也不过20万元。区区20万元罚款,对于一个投资超亿元的项目来说,简直是九牛一 毛。这样的处罚力度对违法行为谈何震慑力?因此《环保法》历来被人称为“豆腐法”。

  一场环保风暴将涉及数十万家企业,由此带来的结果必然是:大批企业的破产倒闭,大量人员失业,企业成本大幅提高,国内物价指数迅速地突破两位 数。因此,无论是宏观成本,还是微观成本,实际上都无法承受。 四个因素阻碍环境治理对环保部门在执法过程中遭遇的巨大阻力,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总结出了四个方面的原因: 首先,一些地方对科学发展观认识不到位,单纯追求经济增长速度。一些高能耗、重污染的小冶炼、小铁合金、小化工等被明令禁止的项目,在一些地方竟然呈现蔓 延的趋势。

  其次,部分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中,片面强调简化审批,限期办理相关手续。而不管项目是否会存在污染情况,只要来投资就批准,个别地方在建设项目 环境影响审批中存在“首长意志”、“先上车,后买票”等违法现象。 再次,环评质量亟待提高。有些环评单位不坚持科学评价,不敢以客观的事实和科学的数据说话,评价结论含糊,模棱两可,将项目的环境可行性与否的结论推给审 批部门,甚至极个别的环评单位弄虚作假,编造、伪造数据,或者隐瞒事实,严重影响环境影响评价制度的落实,使环境影响评价流于形式,丧失了第三方咨询机构 起码的科学性和公正性。 最后,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工作开展不足。我国目前的环境影响评价制度是政府主导型,以有限的政府力量去监管数量庞大的建设项目,显然力不从心。 其实,环评法遇到的阻力更有背后的经济利益在驱使。 掀起真正的“环保风暴” 中国是一个在环境上回旋余地极小的大国,又是一个在全球资源、市场基本被瓜分完毕后崛起的一个后起国家。中国没有任何可能像某些先行国家那样,等到环境恶 劣到极点后再来治理。 但中国又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别人走过的先发展经济、再治理污染的道路,中国不可避免的也会走一遭。 世界各国的历史已经表明,在经济增长与环境变化之间有一个共同的规律:一个国家在工业化进程中,会有一个环境污染随国内生产总值同步高速增长的时期,尤其 是重化工业时代:但当GDP增长到一定程度,随着产业结构高级化,以及居民环境支付意愿的增强。污染水平在到达转折点后就会随着GDP的增长反而戛然向 下,直至污染水平重新回到环境容量之下,此即所谓环境库兹涅茨曲线,当年日本的发展过程就是这一规律。 毫无疑问,中国没有可能跨越这样一个重化工业时代。因为中国的人口太多,国家太大,无法像芬兰那样,在本国制造业尚不发达的情况下,借助于全球化分工,直 接进入高科技时代。 上世纪90年代末,笔者曾回过苏南老家,小时候那种清清河水,坐着船就可到达四乡八镇的情景已一去不复返了。而令笔者吃惊的是,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因素竟 然是最普通的生活垃圾。在中国,即使不发展工业,由人口增长带来的污染物,也足以使环境恶化到令人无法容忍的地步,即便是治理这样的污染,也需要大笔投 资,需要有经济基础。 中国在治理污染问题上,任重道远,需要依法办事,制止恶性环保事件的发生,延缓环境恶化的速度。